專訪 MMA 綜合格鬥選手魔力小紅吳巧貞:出拳以外,更多時候是承受

by 陳默安

再厭世的人,恐怕心中都有一部曾為其熱血沸騰的電影。它必須有點魯莽,那些能喚起全世界同情的傷痛,他都沒有哭;但是旁人沒看見的角落,他要爭勝,流下淚來。日本電影《百元之戀》就是我唯一鍾愛的一部。

女主角安藤櫻飾演幾近放棄人生的酸臭肥宅,不打扮、不講究,遇見極度屈辱之事也不哭。接觸拳擊後拼命練習,站上擂台的她流下淚來:真的好想贏啊。戲到最後觀眾並不知道勝負,但非常希望她能贏。

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)

劇情看來俗套,但說俗套也不盡公允,因為那可能非常貼近真實人生。剛拿下綜合格鬥亞錦賽銅牌的「魔力小紅」吳巧貞體格精實,比賽時狠勁過人,其實曾經(據她自己形容)圓得像顆球,卻短時間成為台灣少數的女性職業綜合格鬥選手,2019 年更在蒙古柔術亞錦賽勇奪台灣首面金牌。

征戰各大國際賽事,平常溫良恭儉讓的她如何進入備戰狀態?擂台上發生過哪些難忘的事?職業綜合格鬥選手其實比想像中的溫和?職業運動員的「鬥志」究竟怎麼來的?精彩內容歡迎收聽《無用福利社》,建議搭配本篇文章享用,一起鍛鍊擂台與人生都適用的 Fight IQ!

腦波一弱,就成為格鬥選手

今年台灣隊出賽亞錦賽前記者會上,正職是牙醫助理的吳巧貞鏡頭前發狠撂話,要把對手的牙齒帶回來做紀念。抵達泰國曼谷場邊看見即將對戰的柬埔寨選手,卻開始畏縮起來:對方看起來好強喔,怎麼辦?

帶隊教練開示:「她是柬埔寨頂尖的選手,妳也是台灣頂尖的選手,有什麼好怕?」吳巧貞想想也對,重建信心,對上柬埔寨選手便拿下勝利。

聽這故事不免眉頭一皺,是不是腦波太弱,居然被這麼直白的話術說服?

圖片來源:吳巧貞 IG

當初吳巧貞只是為了減肥而走進健身房,誤打誤撞接觸格鬥,教練誇她有天份,她就這麼一直練下去。這話現在想起,興許摻了些賣課考量,吳巧貞不以為忤,笑說可能就因為腦波弱,才會走上職業格鬥選手這條路。

「我比較憨吧,教練說要做什麼訓練,我都說『好』。」要纏抱、要踢打、要翻摔,都欣然接受,唯一現在還不習慣:「上次有對手的汗滴到我嘴裡,超崩潰的!」

偏偏面對媽媽時,腦波卻強硬起來。從小練鋼琴 16 年,沒有如願成為媽媽心目中的白皙纖瘦鋼琴少女,甚至在家族群組分享出賽新聞時遭到反對:「妳不要練這個了啦!」她還是一如既往,練她的武術。

用肉體的痛與傷,修人生的道

即便志向選擇與媽媽預設有落差,但吳巧貞的原廠設定裡,的確涵括非常溫柔的一面。身兼牙助/選手/教練,她私下待人非常客氣,還能教兒童格鬥和柔術,足見耐性過人。

吳巧貞還有教授兒童武術,對於小孩很有一套(圖片來源:吳巧貞 IG)

本性溫良恭儉讓的她,其實也曾經打到對手就想道歉。經過長期訓練與征戰賽事,軟心腸終於磨出硬繭,正式比賽再也不會跟對手道歉。

但如同她說:「白天當護士救人,晚上卻要打人?」上場前該怎麼從溫謙本性逼出狠勁擊倒對手?吳巧貞答得可愛:「我都會想說,都是你害我要節食不能吃東西!害我練得這麼辛苦!可惡!」

每每看擂台賽,總是好奇站在場邊的選手想著什麼?總不可能像一般人想著等下吃什麼吧?是爭勝的渴望?或者面對強敵也不免恐懼?

全場觀眾鼓譟中,站在場邊的吳巧貞,如今想的不再是輸贏或打死對手。

外人看來上場要用狠勁蠻力技巧或運氣拼生搏死,實際比拼的是 Fight IQ,用腦筋靈活度來較量。就算打到幾近魂飛魄散鼻青臉腫,仍要冷靜沈著,置情緒與勝負於度外。

汗沫飛濺灑噴、拳腳交會重擊、體肢纏抱壓制,格鬥選手用肉身的痛與傷,修行人生的道。

圖片來源:吳巧貞 IG

電影《天選拳王》改編自世界級重量級拳王喬治·福爾曼的故事。出身貧民窟的黑人,伯樂看出他滿腔怒氣的潛能,匯集成無人可敵的重拳,卻在巔峰時期人生大轉彎封印拳套,轉而當牧師傳道。

中年人生又一急轉,財務危機迫使昔日拳王重出江湖,但篤信耶穌的他已經沒有憤怒。教練著急,想召回他年輕的怒氣,福爾曼沒有照做,仍舊拿下勝利。

怒氣對於拳擊或格鬥選手來說,究竟是什麼?

吳巧貞說,某次路上被路人惡意挑釁,她生氣極了,最後按捺下來,冷冷回應:「今天遇到我算你運氣好。」擦肩而過,路人背後三字經問候,顯然不曉得自己招惹了誰。

路人幸運,遇見的是千錘百鍊的格鬥選手,而非血氣方剛的莽夫。

坊間拳擊、格鬥等相關課程文案,常安插「舒壓、宣洩」字眼,搭配暴打沙袋影片,很能吸引壓力山大的現代人。然而進入真正的訓練,如吳巧貞形容,你不能只進攻而不學防守、學摔人而不學抗摔、打靶而不練拿靶。

格鬥,原來不只是學著出擊,更多時候練的是承受。

日復一日的鍛鍊,在身體內建出過濾器,保留部分怒氣,濾掉衝動、魯莽、情不自禁,萃出職業選手奮不顧身拚搏的鬥志。

歲月不是敵手,而是盟友

29 歲才開始接觸格鬥,吳巧貞坦言起步很晚,她像遲到的學生要補進度似的拚命追趕,有任何展露頭角機會都不放過,明年還要去參加亞洲室內曁武藝運動會,「可以跟各國頂尖選手同台,我很珍惜。」

2020 吳巧貞 ONE Championship 出道戰對上電影《我的冠軍女兒》角力世家小女兒,對方將她壓制在地,發動下巴攻擊她眼窩,「居然還有這種招!」

遲到了更明白得來不易,吳巧貞的珍惜,是挨著打還要記得欣賞對手的可敬。

圖片來源:吳巧貞 IG

雖然起初也會擔心體力不如更年輕的對手,然而生涯戰績證明,歲月沒有成為吳巧貞的敵人,還餽贈了許多榮耀,以及,家人的理解。

眼見女兒幾年來打死不退,媽媽態度終於轉為支持,主動轉發出賽獲獎相關新聞,甚至在吳巧貞帶領下開始運動。講述母女關係的轉變,吳巧貞語氣變得溫柔。

如同期待《百元之戀》安藤櫻能贏,我們同樣樂見,歲月沒有成為吳巧貞的敵人,而是她的盟友。


延伸閱讀: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:訪《我的十堂大體解剖課》作者何翰蓁

延伸閱讀:無窮的移動中尋找凝凍的時間:連明偉專訪

相關閱讀

留個言吧!